中甲

“互联网+”时代电信运营商转型路在何方?_0_a

2020-01-17 02:3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通信业进入微利时代。2014年三大运营商总收入达到了万亿规模,但利润增长遭遇拐点。中国移动2014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0.2%,中国电信同比增长0.8%,中国联通同比增长15.8%。相比之下,互联网公司BAT(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则风景这边独好:阿里巴巴2014年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70.6%,腾讯同比增长54%,百度同比增长25.4%。可以看到,电信运营商的利润正在被OTT业务“蚕食”。作为坐拥全球最大手机用户群和互联网用户群的中国电信运营商,如何在“互联网+”时代找到转型出路?

方向 1

网络:

向DCI转型完成去电信化

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在网络层面拥抱“互联网+”,意味着向DCI转型,降低网络成本,盘活低收益的传统通信网络的基础设施,真正做到去电信化。

传统的通信网络,在核心网上经历了从模拟交换到程控交换再到分组交换;在无线网上,经历了PHS、2G、3G、4G四个时代;在传输网上,从最初的模拟传输发展成数字,再到今天流行的光传输。随着4G的推进普及、流量经营的深入、网络SDN化、全网的IP化进程、宽带中国进程加快等多种因素的叠加,未来5~10年通信网络将逐步从传统电信网络向全SDN/NFV、全光网络演进。目前,中国电信已提出建设第三张骨干网,初衷是满足IDC的云化,并没有较多涉及目前通信网络的深入变革。

随着各类网元设备的IP化、设备功耗密度的增加,传统通信局楼在供电、制冷、传统带宽共享方面的局限性越来越突出,未来小型的通信局楼网元功能将逐步向数据中心迁移,即所谓的通信局楼的DC化迁移。以SDN/NFV技术为基础,以云数据中心为核心载体的未来网络目标架构,使运营商向轻资产型、互联网公司、跨界经营转型,为各行各业的“互联网+”提供互联网和信息服务基础设施。

面向未来,电信运营商必须从网络层面转变不合时宜的网络架构,资产轻量化,网络架构去电信化。业界专家曾经指出,电信网这种进展缓慢、昂贵、封闭的庞大网络结构,制约了产业链的健康发展,制约了网络和业务创新。在垄断环境下形成的电信业传统发展路径(高性能、高成本、高可靠)和商业模式在垄断时代可以生存,而在近年的互联网开放和竞争环境下就难以为继了,必须转型和“去电信化”。

电信运营商在固定资产盘活上有巨大空间。中国的三大运营商是最大的“地产商”,没有哪个开发商可以像运营商那样每个省份、每个地市甚至每个县乡都有自己的传统通信机房,当网络DCI化之后,核心机房的面积将节省一半、机房资产将大大盘活,资本开支CAPEX、维护成本OPEX都将至少下降一半以上。运营商的利润率将大幅增加。而这些就是“互联网+传统网络”带来的效益。

方向 2

产业:

后向流量经营和跨界经营

电信运营商应在产业层面拥抱“互联网+”,即做后向流量经营和跨界经营,真正理解国家对“网业分离”的政策路线,将普遍服务的网络建设逐渐剥离和引入民资建设,而攫取利润最高的信息服务、跨界经营电子商务部分。

传统的通信网络是前向流量收费,即向用户收取流量费,这种经营模式主要是“电信运营商→个人用户”;过去大量的SP商租用运营商的服务器或者网络成为内容提供商。但是互联网时代的经营模式是“互联网公司→电信运营商→个人用户”。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公司一方面享受比个人用户更廉价的高带宽网络服务,另一方面又享受着来自个人用户群的巨大市场利润,而后者的价值空间比前者大了几亿倍。如果在业务收入层面把互联网公司(法人)当做个人用户来看的话,其实电信运营商是在被动地前向收费,而互联网公司是双向收费,互联网的客户群已经覆盖了社会需求的供需双方,而这种供需双方的交易标的都可以在BAT平台上实现交易,或者再放大点说,全国60万亿的GDP规模,有一半是在BAT的线上交易完成的(其中包括O2O、B2C、B2B、C2C四种交易模式),BAT坐拥如此庞大的交易现金流。而电信运营商的年收入仅占GDP的六十分之一。因此如果电信运营商的商业模式不对,肯定无法和互联网公司直面竞争。

2015年4月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敦促运营商降低流量资费,降低流量资费确实是大势所趋。可以预见,随着4G的进一步普及以及5G的兴起,数据流量资费将持续降低,而这意味着运营商在前向流量经营模式下增量不增收的现状将会变成“增量减收”。可以看到,在“互联网+”时代流量经营的前向收费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且将成为束缚信息消费增长的一大瓶颈。电信运营商迫切需要切换产业模式,实施后向收费、后向流量经营、跨界经营。

方向 3

终端:

打造移动物联网

面向未来,电信运营商可以探索将移动终端拓展为信息感知终端。从“云管端”的角度看,网络层面的“云”和“管”其实互联网企业都可以做,例如在云计算领域,阿里云、百度云已经比运营商的云服务强大;在“管道”层面:谷歌早已在2012年作为互联网企业涉足基础网络领域,建设传输网络,谷歌宽带的网速在美国比当地普通运营商要高出100倍。在国内,阿里巴巴已经建设了自有的数据中心,并且租用了电信运营商的100G传输网络。未来的电信运营商没有了末端的铁塔和基站资源(网业分离),已失去了所谓的“云”、“管”的竞争力,那么电信运营商还剩下什么呢?答案是终端。

由于国家对终端入网方面依然套用的是传统通信平台下的标准,目前的安卓、iOS系统也都是面向桌面的软件,但这块以后必然会放开。乐视手机已经上市,未来也许就会出现“微信手机”、“淘宝手机”、“腾讯手机”、“易信手机”等,软件嵌入硬件中,不用启动软件就能免费通话,开机就可以实现传统手机的语音、短信功能。未来的电信运营商如果还坚持现在的传统通信网络服务还有何竞争力?

互联网时代,合作才能共赢!互联网时代同质竞争的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快的与滴滴合并、土豆与优酷合并、赶集网与58同城合作,在终端层面打造移动物联网终端需要三大运营商开展合作,统一标准,最终实现各种移动终端都可以通过移动通信网络接入DCI网络。

方向 4

资本:

引入民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引入民资,引导员工面向信息化,跨界经营二次创业,打造公私合营的制度创新保障体系都是值得探索的方向。原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曾经呼吁,三家电信运营商应从单纯追求数量增长转向创新和挖掘信息数据价值。“明明坐拥一座金矿,却都被BAT挖走了,一些不适应现代的规章制度,该打破的就要打破。”

当前,互联网社会已不能仅仅以固定资产、流动资金、知识产权的是否流失评价国有资产是否流失,在被互联网包围的年代,如果想突围,必须“互联网+”,但是互联网的价值用传统会计学很难去评定是否流失了资产,所以必须用制度去规范创新,激励创新,才能真正做到企业管理者有作为。

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出支持民资进入电信业的决定:支持基础电信企业引入民间战略投资者,引导民间资本投资宽带接入网络建设运营,参与卫星导航地面应用系统等国家民用空间设施建设,研制、发射和运营商业遥感卫星。同年12月25日,工信部正式发布《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鼓励民间资本以建设宽带接入网业务所需基础设施、与基础企业开展合作并分享收益、租用基础电信企业接入网络资源等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为广大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

在解决“宽带中国”融资困难的问题上,基础运营商让民营企业以“凑份子”的形式参与光纤到户建设,采取分成的方式获取收益,符合我国“市场起决定作用”这一“十八大”以来的政策方针,过去国有经济比例占绝对优势,现在是越来越强大的民营资本需要有更多的投资方向,从开放基础设施建设特许经营权到各垄断行业向民资开放,才能激活国有资本保守的一面,促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创造更多就业,给民营资本更多投资空间,使国营与民营双赢。

* * *

中国经济正在迈向“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信息经济时代,中央审时度势提出“互联网+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思路,互联网是“中国梦”的基础设施保障之一,因此传统通信行业实施“互联网+”是我国各行各业实施“互联网+”的前提条件,三大运营商均属于国资委管辖下的国有控股企业,理应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面对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包围圈和新常态下的转型升级,电信运营商只有将传统通信业务加快与“互联网+”深度融合才能适应行业趋势,推进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小儿止咳药哪些不含防腐剂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增生性关节炎要注意些什么
儿童止咳的用药安全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