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部分公园会所转型大众餐厅菜价调低面向大众

2019-09-12 09:3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公园和景区里的高档会所,曾是少数人假日里腐败奢靡的温床。201 年底,中央发出了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要求。

10月2日,北海公园。过去的会所 上林苑 ,如今改成了 北海皇家邮驿 ,供给游客购买邮寄明信片等。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菖蒲河公园内的福田园,园内一男子称 只有特定的人群可以来喝茶 。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公园和景区里的高档会所,曾是少数人假日里腐败奢靡的温床。201 年底,中央发出了整治 会所中的歪风 的要求。如今,两年多过去了这些高档会所转型成效如何?近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发现,部分会所已成功转型,改成大众餐厅、办展、办公场所。但也有一些会所大门紧闭情况未知。

菜价调低面向大众

北海公园中,此前位于九龙壁附近的乙十六御膳堂已从公园搬离,原址成了仿膳饭庄。仿膳在整改前位于漪澜堂,现已向大众开放。大厅内金碧辉煌、古式建筑风格,前厅陈列着酒和瓷器。散客没有最低消费,菜品价格也相对亲民,包间需要预定,10人桌最低消费4000元。临近中午,包间虽满,散客并不多。

同样位于仿古建筑的北京植物园的卧佛寺山庄素菜馆,菜价也有所调低,门口摆放着 特别推荐 牌子,最便宜的双层泡菜18元,炒饭套餐48元。午饭时间,店内食客较少,倒是旁边小屋卖的饺子盖饭吸引了不少游客。

而紫竹院公园的问月楼餐厅,也在门口摆出了菜单,鱼类按斤算,有小炒、凉菜,菜价均在百元以下。一楼设有艺术馆和茶座,以及散客吃饭的位置,二楼是包间,食客吃饭时可以看到外面的荷塘。紫竹院内的友贤山馆现设友贤茶舍。记者前去探访时,茶舍因房屋漏水正在维修,10月10日正常营业。

情况类似的还有龙潭湖公园的万柳阁。万柳阁位于公园东北角,门口招牌上写着 万柳阁小馆 ,从园外亦可进入。店内菜单是一张过塑硬纸,罗列着家常小炒和点心。

而位于红领巾公园西区的健一公馆,门口标识改为 健壹迎祥会议服务中心 ,分上下两层,有客房和包间,承办会议和婚礼。室内装修精美,菜品除套餐外,其余价格都较高,炒鱼片560元一例,炒饭88元。

转型办展服务游客

位于北海东岸的上林苑饭庄也已撤离公园,此前所在的碧海楼已变成 北海皇家邮驿 。邮驿内有北京园林、古迹主题明信片,单价每张 到5元。陈列柜里陈列着文化创意商品,价格在 0元左右,介绍北京园林的书籍和图册,价格在 00元以内。

仿膳饭庄此前设在琼岛上的漪澜堂,现已腾退,大门紧闭。门口设有通知称 因仿膳饭庄迁址,现漪澜堂正处于筹备、布展阶段,暂不对外开放。 装修工人称,十一之后可能开始投入使用。

作为公园内的古代建筑,同样在腾退后举办展览的,还有颐和园的益寿堂和动物园的畅观楼。

益寿堂位于颐和园的东北角,现在正在办寻访中国共产党 进京赶考 之路为主题的展览。展厅内完全没有了昔日会所的迹象。游客虽然不多,但一直都有人来参观。

畅观楼位于北京动物园西北部,与其他游客熙熙攘攘的动物场馆相比,因为位置偏僻,显得十分静谧。展览由中国动物园发展简史展和北京动物园园史展两部分组成,只在周六对外开放。

香山公园的洪光寺也不完全开放。洪光寺位于十八盘路附近,很难找到。洪光寺只在进行科普活动时开放,平时无法进入。

此外,记者探访发现,颐和园霁清轩目前也正在修缮,未来着重展示颐和园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书法、戏剧、篆刻等。此外,腾退后的北海漪澜堂也将在修缮后举办展览开放。

封闭设为办公场所

除北海公园外,乙十六在地坛公园和红领巾公园的高档餐厅均已搬走。地坛公园处的旧址被围栏围住,里面非常安静。经常遛弯的老人称,半年前已改为办公地。而在红领巾公园西门处,乙十六的金字招牌被天娱传媒的牌子替换。两层小楼的外围装修也做了更改,墙壁红蓝白相见,很有时尚感。一楼有落地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桌椅陈设。

中山公园长青园,红色大门紧闭。记者探访时看到一位员工在外散步,自称这里是 住房公积金代办处 ,里面陈设与普通办公室无异。员工进门时,记者看到,园内有雕梁平房、藤蔓走廊,有身穿正装的男士拿着材料走动。

同样设有格子间的,还有龙潭湖公园的龙吟阁。龙吟阁之前不对外开放,为个别人吃饭聚会场所。现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筹建办公室、国际跨文化学院秘书处和中欧文化高峰论坛会组织委员会的办公地。楼梯口挂有 办公区域严禁入内 的牌子。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凌乱摆放的文件资料和电脑,里面并没有人在办公。

此外,香山公园的兄弟楼,现被划归在香山公园管理处范围,成为公园的办公区。

尚未整改不知用途

菖蒲河公园东侧有一排红门灰瓦的四合院,均大门紧闭。门口保安介绍,位置最外的 天地一家 在整顿开始之初就已关闭,现在院内装修也停滞,无人使用。

而紧挨着 天地一家 的天趣园和绿荫芳庭,还有人进出。叩门后,院内一位拿对讲机的服务员跑出来称,这里属于北京皇城文化有限公司,并不对外。平日里有珠宝和字画展览,只供公司内部人员和老板吃饭、喝茶。

再往里去,有一招牌为福田园的场所, 只有特定的人群可以来喝茶 。问及向公园交纳的租金,室内一位男士称 这不是有钱就可以的 。

公园保安称,这里时不时会有人乘坐专车而来,司机不能入内,在外等待。人多时菖蒲河公园内停满了车。公园房屋有专门的物业公司管理,租金高昂。

八大处公园龙泉庵大门紧闭,记者探访时发现,这个四合院紧挨龙泉茶庄,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里面有晾晒的衣服。茶庄工作人员称那里是一家公司老总租下,由私人使用。

不过八大处公园管理处办公室工作人员对公园建筑出租一事表示否认,称 公园没有私人会所 ,记者所看到的 可能是员工宿舍 。

此外,也有一些会所不知将用于什么用途。

玉渊潭的确园现已完全破败,屋前荒草杂生。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房间内家具已经腾空,但仍有精美的地毯。院子被围起来,正在施工。施工公告显示,将新建水池、改造地形,今年12月份竣工。

中山公园的二号院,在地图上并没有显示,经常在园内遛弯的居民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二号院。一位在中山公园工作17年的工作人员称这里此前并没有会所。 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实习生王政君

■ 延展

两级监督防止高档会所卷土重来

此前,市公园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未来,每一个租房合同均将由两级互相监督。也就是说,再承租公园场所的每一个公园合同均需得到公园本身及市公园管理中心通过。

再承租公园场所也将遵守 一年一签 原则。此外,上述负责人介绍,在常态防控的情况下,还会及时出台北京公园房屋设施管理办法和出租审批流程,对出租房屋和土地审批管理进行强化明确规定,并对历史建筑和公园内资源违法违规行为起到监管作用。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徐伟认为,除两级主管部门监督审查外,还可建立一套社会监督机制,发挥和完善大众监督的渠道。此外,他表示,避免死灰复燃,也应发挥市场导向,让高档会所没有存身空间。新京报记者 信娜

 

夜尿增多怎么处理
7个月宝宝发烧怎么办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注意什么
脑梗能治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