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史上第一方丈 第六百五十九章 安排

2020-02-14 22:3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第一方丈 第六百五十九章 安排

第二天净莲就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和画像交给素问。

案发的地点是花街,一个男人将另外一个男人拖进胡同,然后一连数刀将其刺死后,卷了他身上的东西仓皇逃走。

花街位于郁州城市边缘,平时来往的人就很复杂,那里又正好又不在监控的范围内。

作为一名在花街呆了几十年的老人,对于花街的每一处都清清楚楚,对于这些事情自然也都知道。

净莲原本只以为是梦境,还没有太在意。不过在知道那是真实的事之后,便希望能将事情说出来,这样警察抓犯人也更容易一些。

净莲的画像怎么说呢,颇有些灵魂画手的风韵。

素问拿到画像后也勉强才忍住笑。

不过净莲倒是将那个人的特点都画了出来,一些细节地方还做了文字描述,到时候再结合周围的监控,应该能找到犯人吧?

还有一张纸上面则是歪歪扭扭的几棵树,还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就是所谓的藏宝地点了。

净莲将几张纸交给素问后,合十道:“有劳住持了。”

“净莲法师这话客气了。”素问摇头笑道:“我一会儿就让人去花街,把图像送去。不过这地图,具体是哪里?”

“就在夹谷山,齐鲁会盟礼坛遗址往西300米左右。具体的地貌,就如同这张图,旁边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就是标志了。”净莲说道。

“那我这就安排人。”素问冲净莲说完,从身边叫来一个僧人,让其将行德行法叫过来。这两人几个月来一直在寺中苦心修行,素问都看在眼里。

不过修行不单单是读经,坐禅,同样需要感悟和机缘。在红尘中偶尔走动一下,并不一定是坏事。

素问便准备让两人下山行走一趟。

另外那也是一批数量不算小的宝藏,素问也想看看两人在宝藏之前如何选择,测试一下二人心性现在如何。

若是两人携金银跑了,道衍轻易就能找到二人,不过素问会觉得有些惋惜。

没多久,行德行法二人来到素问面前。

“现在有两桩事交给你二人去办。”素问说完,将手中的纸递给二人。

第一件事到郁州,找到花街附近的警察局将这两张纸交给他们,告诉他们是昨晚抢劫杀人案的犯人。

“啊?”行德行法两人都有些惊讶,昨天凌晨郁州的抢劫杀人案住持是怎么知道的?

素问看两人惊讶,便如实道:“净莲法师前天晚上意生身夜游到花街,碰到此事,又告知于我。你二人就这么告诉那些警察,他们信不信是他们的事,你二人只要送过去就行了。”

“是!”两人连连点头。

“还有这张图,你们去郁州夹谷山齐鲁会盟礼坛遗址往西300米,按照这个图上的地貌来寻找,有一块巨大的石头

。然后在图标注的地方往下挖一米五,有一批金银财宝。你二人看如果是时间久远的无主之物,就带回来。”

“啊?”两人又是傻眼。

意生身,他二人也在佛经中看到过。

净莲夜游到千里之外看到命案已经让两人觉得很神奇了,可现在竟然还能发现宝藏?

“去吧,有什么无法解决的事就往寺中打。”素问挥挥手道,让两人离开。

自己来到讲法堂,里面几十个人正在谈经论法。

最近吾真寺、栖霞寺、草堂寺众人都在寺中,加上原来一些外寺前来寺中学习的僧人,每日在没有讲法的时候就聚到讲法堂,互相探讨,互相学习。

短短几天时间,就有不少人获益匪浅。

就连素问偶尔去旁听一下,也觉得拓宽了自己的思路。

不过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

到了下午,便会各自离开。

毕竟净心寺的几位高僧他们也都见到了。听了慧寂和虚云的讲法,同样也见到了道济和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短短一年期间就再也不同的怀素。

净心寺四大高僧,让其他寺院众人都有些眼热。

而吾真寺众人在下午离开的时候,玄彻在与静觉、静永交谈了几句便转身离开,回僧舍去了。

看着玄彻的背影,吾真寺众人都心中苦涩,连这几日在这里修为精进的兴奋情绪都立刻打落了下去。

来了一趟竟然还搭上了一个长老。

这是玄彻的追求,他们也早已想开,可真到了这个时候看到玄彻的背影仍然心中苦闷。

至于栖霞寺和草堂寺的人就没这么复杂的念头了。

临走的时候,还在净心寺拿走了一堆佛经,和净心寺的手抄本,整整装了两个箱子。

禅宗与三论宗本就有许多相通之处,法相在感念三论宗没落的同时,也在寻求着改变,所以也是最早派弟子前来学法的。

而这次亲自前来净心寺听大德讲法,又与众人交流,心中的想法更加明确了。

所以临走的时候特意与素问要了这些经书,拿回去继续参详。

素问将众人送到山下,双方在依依作别。

“素问住持,佛协的事我们三论宗的所有人都是支持的,若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请开口。”法相拉着素问的手说道。

“如今只有密宗和净土宗还有一些,净土宗那里还好,密宗黄红二教还有些需要沟通的地方。师兄先且等待便是,想必不日便有好消息传来。

如果不出意外,本寺在帝都所建分寺完毕之时,便是佛协的准备完成之时。大家便在帝都共襄盛举,这千百年来的盛事。”

“好!好!好!便听素问师弟的好消息。”法相连赞了三声好,随后大笑一声与众人站到一起,又冲着素问合十做礼,便搀扶着宏愿转身上车。刚刚转身,便被宏愿把手打开,斥道:“我还没老到走不动呢。”

众人看法相吃瘪,都是偷笑。

素问等着载人的大巴开动出去一段距离,才带着众人转身回寺。

……

另一边行德和行法二人,下了山看到久违的尘世,恍若隔世一般。

虽然只是在山上几个月没下来,感觉却像是过了很久。

二人抵达火车站的一路,许多看到的人都知道是净心寺僧人,皆以礼相待。

二人也是微笑还礼。

心里由衷的感到满足。是被人认同,被人尊敬的那种满足之感。

这种感觉升上心头片刻,二人就醒悟过来,连忙低声喧了几声佛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