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超魔构筑师 第三百一十二章 魇骑

2019-12-05 07:4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魔构筑师 第三百一十二章 魇骑

“渊人?”李仪闻言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好奇问道,“这两座魔法塔,都是渊人的作品?”

“不错,而且,都是渊人最有名的杰作之一!”董刚点点头。

“左边这座,名为痛苦瞭望,能释放‘苦痛冲击’,产生绝大痛楚,令生物的灵魂崩溃;”杨严不知何时冒出,耐心解释道,“右边这座,名为蒸发凝视,能释放‘蒸发射线’,能将生物的肉体蒸发。”

“什么?这么厉害?”李仪咋舌。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两座魔法塔的攻击,就算是董大人被击中,也会身负重伤。”杨严肃然道。

“哼!我又不是傻子,”董刚不满,轻哼了一声,“只要稍稍留点心,哪会被这两座魔法塔所击中?”

“痛苦瞭望?蒸发凝视?”李仪喃喃低语,又看了几眼魔法塔。

魔法塔——痛苦瞭望,其顶端之上,悬浮着一枚褐色瞳仁,诡秘阴冷。那枚瞳仁,竟是由无数怨怒幽灵集聚而成,气息狂躁而暴戾。

仅仅是远远看上一眼,李仪的耳畔,隐约响起恶灵咆哮,回荡不绝。

而另一座魔法塔——蒸发凝视,则是完全难以逼视。塔顶瞳仁,犹如一颗金色太阳,散发着躁郁狂怒的辉光,耀人眼目。

“啧啧,这两座魔法塔,其意境之高,不逊长夜之瞳!渊人的技艺,果然神秘莫测……”

李仪心念一动,眨了眨眼,眼瞳深处,浮现一片瑰丽星空,璀璨飘摇。

两座魔法塔,映入他的眼帘。

“哦?这个,有点意思……”

观星术的视角下,两座魔法塔的形象,可谓天壤之别。

那座痛苦瞭望中,是一枚枚死气沉沉的星球,贫瘠干枯;而蒸发凝视中,则是一颗颗赤色的巨大火球,热力四射。两座魔法塔中,群星循环轮转,流散着一抹神秘深幽的法则韵味。

“呼……”

良久,李仪才收回目光,面露惊喜。

“看来,得养成习惯。”他心中暗忖,“多以观星术观摩,能有截然不同的领悟……”

李仪想了想,又好奇地问道:“这两座魔法塔,是如何建造的?这才一个晚上……”

“渊人一族技艺超卓,有一种独特的空间折叠术,极为神奇。此术,能将魔法塔折叠至绿豆大小。”杨严面露敬佩,“此术,也是他们一族的不传秘技之一。”

“空间折叠?绿豆大小?”李仪吃惊了,表情愕然,“这么厉害?”

“当然了,渊人一族,或许是千域间最顶级的匠师。”杨严点头道。

“不过,这群瘦竹竿,恐怕是着急了……”董刚冷笑。

“着急?”李仪不解。

“那块无定骨,他们一直是势在必得的。”董刚嘿嘿一笑,“无定骨在我们手中,最初没能派上什么用场,他们也放松了警惕……但如今,这块无定骨,已经用在密藏武库中,他们取回来的机会,就大大降低了。也难怪,渊人们会如此心焦,出此下策了。”

“哦,原来如此。”弄清其中症结,李仪点点头。

“不过,区区两座魔法塔,就想逼我就范?”董刚冷笑一声,一脸蔑视,“哼,把我董刚,当成泥捏的了么?”

他豪迈一笑,向前走去。

“大人,你干什么?”杨严赶忙道,“此行,有危险。”

“放心,他们留不下我的。”董刚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再说了,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大人,我能不能同去?”李仪开口问道。

他还没见过渊人,正想近距离地看看。

若能近身观摩渊人的技艺,自然更好。

“哦?你小子,倒是挺胆大的!”董刚赞许一笑,招了招手,“既然这样,就跟来吧!”

……

一路前行,进入两座魔法塔的范围,距离渊人的帐篷,越来越近。

不过,两座虎视眈眈的魔法塔,都未发动攻击。

而一众渊人,倒是颇为客气,还亲自前来迎接。

李仪看了一眼,就恍然明白,为何董刚会称呼这一族为瘦竹竿了。

这些渊人,体型修长,足有两米有余,体型犹如筷子。他们的外貌,也与人类近似,但眼瞳巨大,十指颀长,似乎是天生的工匠。

“哦?我来瞧瞧……”李仪心念一动,瞳中星穹浮动。

领头的渊人一笑,大手摆动,竟然是扰乱虚空,完全干扰了他的视线。

“小家伙,你有一双很厉害的眼睛……”渊人深深看了李仪一眼,“在我们裂世之峡,这种眼睛,被称作真实之眼。”

“哦,抱歉!”李仪被抓个正行,赶紧收敛了目光。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领头的渊人转头,又望向董刚。

“老朋友?有这么对待老朋友的么?”董刚冷哼一声,指了指高处的两座魔法塔,“黯羽,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个友善的提醒。”黯羽表情淡漠,语音平淡道,“那块无定骨,该还给我们了吧。”

“还?我什么时候欠过你一块无定骨?”董刚摊开手,装傻充愣,可是他的强项。

“你的三座魔法塔,是怎么来的?”黯羽竟也不生气,徐徐道,“但那用来交易的兽骸,却少了一块最重要的骨头,这该怎么算?”

“三座魔法塔?”董刚逮着机会,恶人先告状道,“这三座魔法塔,分明都是偷工减料的玩意!若非我手下有能人,恐怕就被你蒙混过去了!”

“你是叫李仪?这两座魔法塔,就是你做的吧!”黯羽转头,深深望向李仪,“说实在的,人类能有如此技艺,令我很吃惊……”

李仪闻言,表情一惊。

这渊人,居然连他的名字都一清二楚。

看来,他们也有一定的情报。

“别想转移话题!”董刚不依不饶,“三座偷工减料的魔法塔,你怎么赔偿?”

“偷工减料?”黯羽再次转头,淡淡道,“你的要求,就是观察者之眼、风暴篱笆和圣心永驻……这三样效果,我们,是不是都做到了?”

董刚一愣,还真是如此

不过,他那胡搅蛮缠的本领,可是精熟得很,自然不会放弃。

“我不管!偷工减料,就是偷工减料!任你有千般借口,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你这性格,还是老样子……”黯羽似乎并不意外,忽然开口,提议道:“不如,来一场赌斗如何?”

“赌斗?”董刚眼中锐芒一闪。

“我们裂峡,有个古老习俗,叫做——魇骑交锋。”黯羽徐徐道来。

“魇骑交锋?什么规则?”董刚问道。

黯羽被打断,也不生气,继续道:“此规则,说起来也简单:两名梦魇骑士对战,能斩杀对方的,就是胜者。你们白石据点,有一头白梦魇吧……”

“魇骑交锋?”董刚轻蔑一笑,调侃道,“黯羽,不是我轻视你,你们渊人的战力有几分,我还是清楚的。若是我参战,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恐怕也不够看。”

“哦?你搞错了几点……”黯羽摇摇头,淡淡道,“魇骑交锋,取自上古习俗,是不能使用斗气和魔法的,仅能凭借肉体力量。而且,我们已经选好了骑士,并非渊人。出来吧,芒萧!”

他话音未落,马蹄声伴随着绽放的黑色烈焰,迤逦而来。

一名乘骑黑色梦魇的男子,犹如来自深邃噩梦,渐渐靠近。

这头黑色梦魇,与李仪的霜叶同一等级,也是五级。

而那名男子,身材高硕如泰坦,体魄巍峨,气息凝定。他仅仅是肉躯力量,也有五级上下!

“等等,那装备呢?”董刚很精明,又是问道。

“上古时代,又不是没有装备,装备自然是允许的了。”黯羽淡然道。

“老奸巨猾的东西!”董刚轻哼了一声,他自然清楚,渊人一族的装备,也都是极为强大的。

“道化武装呢?”这时,李仪忽然问道。

“道化武装,也能被看做装备,也是允许的……”黯羽笑着道。

董刚沉默。

他本想拒绝,听到李仪的询问,微微顿了一下。

“怎么样?你们胜了,我们立刻撤走……”黯羽道,“若是我们胜了,那块无定骨,就交还给我们,公平吧!”

“公平?你们若败了,什么都不必付出,这不是空手套白狼么?”李仪微微一笑,“这种方式,我们也太吃亏了。”

“那你想要什么?”黯羽眯眼,轻声问道。

“一壶裂断时砂!”李仪淡淡道。

“裂断时砂?”黯羽脸色微变,沉默一阵,咬牙道,“好,没问题!”

“还有,时间在一个月后。”李仪又道。

“这么晚?”黯羽皱眉。

“这么久都等过来了,还怕多等一个月?”李仪半激将地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

……

“李仪,你小子,有把握么?”董刚皱眉,狐疑问道,“渊人,可不是好糊弄的。”

“放心,我什么时候打过没把握的仗?”李仪微微一笑。

回到营帐中,李仪召来了何夕。

“哥哥,你找我什么事情?”

“何夕,有没有兴趣,做一名梦魇骑士?”

李仪微笑着问道。

岱山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熙仁医院肇龙
威海治疗阴道炎费用
海口治疗癫痫病到哪家医院
长春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