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成道之后第三十九章弹指便可

2020-01-22 03:15: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成道之后 第三十九章 弹指便可

栖燕山上,望燕亭前。

无风声,无鸟语,无虫鸣,无人言。

亭前的一切都安静可怕到了极点,沈鸣皱眉闭目站在原地,肖狂闭目躺在地上,一只颤抖着的手指缓缓往鼻尖升去。

“碰!”

钱学文猛地跌倒在地上,以与身材极不符合的速度,手撑地面连连后退数步。

“死……死……死死啦!”

钱学文面色苍白,哭丧着脸,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道,惊恐地嘶吼出这句话。

听了这话,场间的其他人也是纷纷变了脸色,方绣儿更是不堪,甚至直接晕倒了过去。

温不凡慌神道:“怎么办,怎么办,这下怎么办?堂堂凉王世子死在这里,这下可如何是好。”

许子明沉声道:“凉王世子死了,这事凉州府一定会彻查,即便他的死与我们无关,但以凉王的作风,若是查到我们头上,我们在场的众人,一个也逃不过干系。”

陈傲这时也懵了,知道这事彻底闹大了,他傻傻的看着沈鸣。

凉王世子啊,我的个乖乖,竟然被这位爷给弄死了。

这位爷叫凉王世子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然后凉王世子就死了!

陈傲想起昨晚沈鸣也这样对他说过,心中不由得一阵后怕,已经打定主意,以后面对沈鸣时一定眼观鼻,鼻观心,绝不看这位爷一眼,免得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镇看着闭目沉思的沈鸣,发泄似地叹了口气,本来能皆大欢喜的事,却被沈鸣搞成这样,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镇上前两步,开始利落地扒起了肖狂身上的衣物。

陈傲大惊道:“林教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他身上的财物!”

林镇用将扒下的衣物扔给许子明,然后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陈傲。

“你跟习武赶紧去把那两个仆人的衣物扒下来换上。”

陈傲几乎是跳了起来,手指钱学文,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穿,不穿,死人衣服我不穿,穿了晦气,要穿你叫他穿。”

林镇瞅也不瞅钱学文,“你叫他穿衣服,他这样子,你叫他撕衣服还差不多!”

钱学文看了看自己的肚腩,顿觉有些尴尬。

陈傲还是不答应,手指温不凡,“那你叫他穿!”

林镇懒得理会陈傲,一招双眸夺魂使出,陈傲顿时没了脾气。

“好好好……我穿我穿我穿,你别这么看着我成吗?”

林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看了眼亭前的众人,开口慎重吩咐道。

“诸位,现在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事若发了,咱们一个都跑不了,今日之事,绝不可向他人提起。”

众人纷纷点头,言道自然如此。

林镇点点头,“那好,接下来都听我吩咐,待会习武,陈傲,许子明和我,咱们三个换上他们的衣服下山,要特意找人注意到咱们下山过。”

陈傲等人点头表示明白。

林镇继续道:“其余人暂时先不要下山,留在山上,待天黑了趁没人注意再下山,尸体就麻烦朵儿姑娘和沈道长处理一下……”

留在这时,沈鸣缓缓睁开了眼睛,亭前的众人顿感一阵压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林镇也停住了话,惊疑不定地看着沈鸣。

片刻功夫后,随着沈鸣迈动步子,那股压抑的感觉这才散去。

林镇上前两步,迎了上去,想要将刚才的安排再说一遍,却见沈鸣摆摆手。

“那用那么麻烦?”

林镇苦笑一声,“道长若是没杀那肖狂,自然不会有这麻烦,道长你是不知那凉王府的厉害,杀了肖狂,惹了凉王府,嗨……能多瞒一天是一天吧。”

钱学文有些埋怨,“本来能皆大欢喜的事,这下全被你搞砸了,杀了肖狂,凉王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也一定会找出真凶的,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沈鸣轻声一笑,“杀了便是!”

林镇有些无语:“那凉王府麾下江湖高手如云,凉王本人更是执掌凉州兵马,沈道长,咱们这区区几人,别说是杀人了,能活着就不错了?”

沈鸣道:“高手再多,兵马再强,也终究是外物,人死了,便一切都是空。”

刺杀!?

林镇眼睛一亮,想了想,发觉以沈鸣的武功,主动出击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道长,但刺杀也要时间,咱们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只有先安排好这山上的事,让其不那么快露出马脚,这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收集凉王的喜好,缺点,身边侍卫的布置……以达到万无一失。”

沈鸣端起酒杯饮了口酒,山风吹来,使得他白色的道长款款摆动,一时之间,仿若神仙中人。

“杀他,何需如此麻烦,弹指便可。”

弹指……便可!?

亭前的众人闻言无不是错愕地看着沈鸣,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鸣伸手一拍腰间长剑,解惑发出一声“锵!”鸣,竟凭空飞出剑鞘。

他左手横持解惑,清寒的剑身上倒映出沈鸣认真的脸颊,右手食指对准剑锋一抹,手指顷刻间便多出一道口子,猩红的血液冒了出来。

他将鲜血对准剑身两面飞快地抹了一遍,解惑顿时闪过一道红色光芒,发出一道清越的剑鸣声,似乎极为高兴。

“去!”

沈鸣将手中长剑凭空一抛,口中大喝一声,“解惑”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竟直直的向西南方向飞去。

“这……”

见了这一场面,亭间的众人无不是静了声,他们看着苍穹尽头的一抹寒光,解惑划破云端所留下的痕迹,以及似乎还久久未能退去的剑鸣声。

他们看着那站在崖边,白色道袍被劲风吹拂的猎猎作响的身影。

他正背负着双手,仿若云端中人,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这一剑的风华他们难以形容。

但这一幕他们将永生难忘。

有人一身白色道袍,立于崖间,使剑仙手段,御剑千里取人首级!

“咻!”

清越的剑鸣声再次响起,一抹寒光正划破云端急速飞来。

“锵!”

寒光如鞘,沈鸣回头,亭前众人无不下跪叩首,口中连称。

“神仙老爷!”

“仙师大人!”

“见过仙长!”

鞍山市铁东区妇幼保健院
长春治疗银屑病去哪家医院
黑龙江什么医院治男科
长春男科医院有哪些
张家口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