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联盟★小说』一壶门中三姐妹_a

2020-01-16 12:4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话说,当今武林纷繁复杂,江湖门派林立,中原大地更是藏龙卧虎,当中值得一提的当属枫雨山庄。庄主自号一壶枫雨。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没有人见识过他的真实功夫,端看枫雨山庄屹立中原武林十几载,无人敢捋其虎尾,便可窥见一斑。传说他还有三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妹妹,个个貌美如花身怀绝技,当然这话在有心人听来有待商榷,传说不总是神话。

这是一条汾河的支流,河水清澈和缓,流过这百里平原,滋养着两岸的万物生灵。河的两岸长满了柳树,没有谁说得清是哪一代先人栽下的,郁郁葱葱泽荫着后代子孙。在河边官道拐弯的地方,是一棵据说最大最老的柳树,树干粗壮,估计得三个人才能合抱过来,它的枝条 了泥土接着生根发芽继续繁衍,于是多少年过去,这里的柳树连成了片,远看就是一个天然的大盖伞,浓荫遍地,是个天然的避暑佳处。可是令人奇怪的是,靠着这边官道赶脚探亲的,宁愿都挤在另一片明显不如这边凉快的树荫里纳凉喝碗凉茶,也无人踏足一步。偶尔某个初次到来不长眼的想过去,会被好心的茶棚老汉拉住,小声的劝阻:“这位客官,那里去不得呀。你老就在这里安心的喝杯茶,歇歇脚,也好赶路。”常客们都一致点头赞同。看着他们郁闷的模样,有人就会示意他们去看那边树下,低声相告,那里有一个混世魔王,少去惹事为妙。

柒柒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地上,哼着不知打哪儿学来的俚曲野调,伸出小指头抠抠发痒的耳朵,丝毫不在乎那边自认的窃窃私语,轻轻地哼了一声:“嘁,这就是二爷……”呃?柒柒看着一边正襟端坐的仙女一般的四妹妹,急忙改口:“……这就是二 我的地盘,谁不要命就过来。”身着藕荷色雪纱裙的香尘,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二姐,只能慢条斯理的摇着手里的团扇,其实根本不用扇子,这里的风凉快得很。她就想不明白了,都说一奶同胞,怎么着也该有七分相像。想大哥一壶风流倜傥,白衣飘飘,一根玉笛仙音飘渺杀人于无形,不知迷煞了多少名门闺秀豪门女侠。三姐云烟端庄温柔知书达理,山庄的一切都是她在打理,琴棋书画拿得起放得下,手中一柄玉女剑鲜逢敌手。自己么,好歹是公认的江湖第一美女,貌美天下,且又写得一手好文章, 也习到了第七层,大哥都经常称赞她聪慧,以后成就定然胜过前辈。唯独眼前这个二姐姐,让人好生郁闷。

自记事起,二姐姐就没过正形。每日里嫌女装罗里啰嗦,嫌头上梳个发髻不利不索,嫌弹琴累手,习字累眼,习武累腰。气的一向文雅的大哥每次都要暴跳如雷,顺手拿起身边的东西,不管是短刀还是长剑,追着二姐就要打她。二姐姐嬉皮笑脸东躲逃避大哥的追打,天长日久倒让她无意中练成了一身好轻功,二姐姐自己戏称“这是保命用的”。有几次他们三个奋力堵截,还是让二姐脚底抹了油。三姐曾经在一个微醺的月下,不经意的说了一句:“老二的心事太重,她还是不肯原谅自己。”后来就不再多言。

柒柒喜欢穿着男装在外仗着山庄的名头狐假虎威,专爱抱打不平,自己没几下子武功倒想除暴安良,常常被人打的鼻青脸肿的回来。大哥和三姐每次都是又气又心疼。实在是看不过眼,有时候自己和三姐会悄悄地去给她找寻回来。就眼前这片树荫,她二 就喜欢在这里钓鱼睡觉,不喜欢有人来打扰。大哥看她喜欢,就差了退休的管家福伯在一旁摆着茶摊照看着她。

那一日知县的外甥那个出了名的 打此路过,一眼也看中了这里,非要和二姐抢夺。唉,说起来真的丢人,两个草包就如同街上的无赖一样从树上打到草地上再滚到河里,打的那个惊天动地鸡飞狗跳的。这场争夺战以柒柒衣衫褴褛取胜,她居然打掉了那小子两颗门牙。当然她也被大哥罚面壁三天。后来不知被谁口口相传,这片树荫成了二姐姐霸占下的,谁要来就会挨揍。没人敢惹枫雨山庄,更没人去惹无赖一样的二爷(她在外自封的)。

柒柒抬眼看着四妹妹,知道她肯定在腹诽自己。不过,看着香尘如春山般的眉目,姣好的品貌。再想想大哥和那个圣女一样的老三,心里也不禁要埋怨爹娘,咋自己就这么不受待见,他们仨个要貌有貌要才有才,就自己要貌只能勉强算是清秀,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要才么,字写得像河里的螃蟹爬。那好吧,那就弹琴。在一个花好月圆的夜里,她正对着月亮一书胸臆。福伯喝酒壮着胆求她不要再弹了,家里鬼都被吓跑了。那叫一个郁闷啊。她只好出来钓鱼,还被人冠了个恶霸的罪名。

今日一大早,她就嚷着烦闷要出来钓鱼,大哥知道了就安排四丫头跟着出来,美其名曰避暑,说白了就是看着她。偏偏她极其溺爱这个小妹妹,不舍得惹她生气。要是老三云烟来了,她说不定早溜了。唉,距离上次离家出走已经半月有余了,大哥看得太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溜出去。叹口气,柒柒随手拔下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里,微微闭上眼睛,享受着习习凉风而昏昏欲睡。香尘微微一笑,早就见怪不怪了。依然优雅的摇着团扇,看着那边的野花丛里翩翩飞舞的蝴蝶,寻思着等会儿去捉几只回家,送给三姐,省得她镇日里闷在帐房里,也好解解闷。

如此良辰美景,还真有煞风景之人。柒柒刚刚朦胧睡去,就被急促的马蹄声惊醒,听声音是直奔她这里而来。她左手在地上一撑,旋身而起。香尘业已经站起,看到二姐如此起身,也不由得赞叹一声。青蛇翻身寻常的招式,硬是让她起的曼妙无比,凭空多了几分空灵和妩媚。

凝神向前,就见到面前十几步处,六匹马呈锥子型排开,六个用布捂住鼻子以下的灰衣男子骑在马上手持长鞭,一般的身高,一样的气势,看样子是经过严格训练挑选的。柒柒扑哧一笑,转脸对香尘说:“老四,你说怎么这些人就没有点创意呢。拿一块布从头上罩下来多好,挖四个洞,还能看,还能喘气,又不耽误说话。你看这样,一说话,这布一忽打,掉下来多不好,再捡起来围上去,浪费时间。啧啧。”香尘一听这话,也忍不住笑了,想起三姐说淑女要笑不露齿,急忙拿扇子捂住嘴。就这么微微一笑,已然倾城倾国,惊艳了对面的六个灰衣人。

这边对上,那边不远处纳凉的人们早已浑身如筛糠的只顾着哆嗦,茶老板也不顾得卖茶了,快手快脚的把树上拴着的大黄狗解开,指了指柒柒,拍了拍狗头。大黄狗悄默声的向着庄园飞奔而去。柒柒抿嘴笑笑,拍拍香尘的肩膀,再次郁闷。这个妹妹长得比自己高,拍拍肩膀还要踮着脚尖,累脚。香尘回头,揉揉柒柒早已杂乱无章的头发。姐妹二人在这里表演姐妹情深,那边六只灰鹤方从香尘的倾城一笑中回过神。其中一人举起鞭子指向她俩:“哪一位是枫雨山庄二 柒柒?”柒柒一听,吓得跳起来,刺溜躲到了香尘身后,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不知道在想啥什么。香尘回头瞪了她一眼凉凉的问她。

“二姐,你又闯祸了?”

“没有啊,半个月没出门了。”

“这怎么回事?人家怎么点名找你?”

“不知道!我发誓,我从来没惹过死神……。”

香尘一瞪眼:“嗯?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死神的人?”

呃?柒柒懊恼的咬一下自己的嘴皮,真是多嘴。这下好了,被老四抓住把柄,老大知道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都怪那个破死神,谁让他摸云烟的手呢。都说男女授受不亲,亲了那就要嫁给他。咱家老三要是嫁了人,这个家以后谁管?老大就晓得风花雪月还要管着她,老四跟个瓷娃娃似地谁舍得她天天那么累啊,保不齐这差事最后大哥一定会逼着她做,所以一定不能让老三先嫁,一定要等到大哥娶个会管家的嫂子回来再说。再说了,老三就是要嫁人也不能嫁给死神那个小人啊,诸位听听这名字,不吉利。再看看他的职业——杀手,尽管是个大老板,骨子里也还是个杀手,身家绝对的不清白。

香尘再瞪了她一眼,转头说话:“诸位,找柒柒什么事?”当前一人在马上一抱拳:“二 ,敝上请二 随我等走一趟。只要解了敝上的毒,即可送二 回山庄。”香尘一听这话,脸色骤变,老二真的闯祸了。死神是武林黑道赫赫有名的人物,拥有一个响当当的杀手组织。

刚想再说话,就看到两道身影迅即而来,尾随他俩的是一条大黄狗。当前一人,云髻高耸,面如满月,丹凤眼微微上挑,威仪天生,天蓝的长裙曳地却不带一点尘埃。香尘一见此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大和老三来了。云烟来在跟前,看都不看那六只灰鹤,劈头就问:“老二是不是又惹祸了?”柒柒不服气的翻翻白眼,怎么出事就知道是她呢,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自己平时做人太厚道了呢。刚想还嘴,头顶就被什么敲了一下。柒柒不用看也知道又是老大拿着他那宝贝玉笛在敲她的脑袋,除了他还没人敢动她,当然她故意找事除外。一壶敲完,再看看那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叹口气,这丫头又是男装。伸手把柒柒的头发理顺,在头顶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看着这样顺眼多了,才瞪了她一眼。柒柒根本就没敢看他,偷偷的吐了一下舌头。大黄狗呼哧呼哧的赶上来,围着柒柒摇着尾巴,一脸的邀功讨赏。柒柒拍拍他的脑袋,不知道打那儿摸出一块肉干一个抛物线扔进了狗嘴里。那边福伯看到大庄主来了,松了一口气,便开始张罗着路人赶紧结账赶路。

这边一壶老大听完灰衣人的话,扭头平静的问柒柒怎么回事。柒柒无奈的摸摸脖子,后脖颈是一阵冰凉啊。唉,这老大说话越平静说明后果越严重,她开始寻摸一会儿逃跑的路线,被提溜回去死路一条啊。

“柒柒,什么时候和死神有了过节?”一壶强压着怒火,一对剑眉拧着,朗如星星的双眸紧盯着显然在打鬼主意的柒柒。云烟和香尘也是一脸的关切。特别是云烟,二姐和死神有了过节,这要是冲突起来,自己怎么办。大哥护短,自己又何尝不是。二姐是个心事藏得很重的人,玩世不恭的心底沧桑而荒芜。再怎么着,决不能让二姐有丁点闪失。

柒柒知道躲不过去,只好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前段时间,她跑去唐门玩耍,吃饱喝足了顺带牵了一个小羊,唐门老太君的独门毒药“花开半度”让她趁着老太君喝醉了酒给连蒙带拐的要了半瓶。后来想起云烟在洛阳收账,她就跑去了。她就是想老三了嘛。于是,云烟和死神在后院谈心被她看到了,谈心就谈心,那个死神居然握着云烟的手,云烟还就让他给握着,羞羞答答红云满腮的。于是,她就生气了,于是她就在两人谈完心后尾随着死神回到他的老巢,在那个蜘蛛网一样的破楼里她整整转悠了二十多天终于让她逮着机会给死神下了“花开半度”。然后她就溜了回来。

前后经过这么一说,云烟的脸腾地红了,接着白了,然后……反正是啥颜色都有了,就跟开了染坊一样。香尘半张着檀香小口,长长地眼睫毛眨巴眨巴的盯着三姐看。一壶也是吃惊,这三妹妹冰清玉洁的怎么会有情郎呢,这情郎还是还是如此一大腕。不过再大的腕,还是栽在了柒柒的手里。

六个灰衣人在一旁也是脸色骤变啊,他们的总部遍布机关,那是一代宗师玉真子的毕生心血,号称天网恢恢啊,不知道困死过江湖多少大英雄大豪杰,就眼前这么不起眼的小子居然,居然进去了还给老大下了毒……越想越难过,六个人差点就要抱头痛哭。

“既然你下的毒,你去解吧。”一壶一甩袖子。

“我不能解。也解不开。”柒柒不干。

“那就去找老太君要解药。”香尘开口。

“去找了,唐老太君说,药引子在二 这里。所以二当家差在下几个来请二 。”灰衣人毕恭毕敬的回话。

柒柒一听,忽的蹦了起来:“药引子?这死老太婆敢陷害我!药引子就是女人啊。让你们老大随便找个女人就行了。”灰衣人再次一躬身:“回二 的话。唐老太君说,这药引子用了谁,谁就一辈子戒不掉了。所以我们老大坚决不要随便的女人。”这话一出,全都傻了眼。这不明摆着要云烟吗?三个人面面相觑,云烟低着头两只手紧紧地绞着衣襟。冷场,绝对的冷场!

一月之后,死神用万两黄金下聘枫雨三 云烟。迎亲当日,百里红绸百里红灯笼,强强联手,郎才女貌,成就江湖一段佳话。而此后江湖平静,无人再见一个自称“二爷”的皮惫小子。只说三 出嫁之后,二 紫衣掌管整个山庄。

汾河水依旧缓缓流过,大柳树依然浓荫遍地。大黄狗却再也没有吃过那美味的肉干。

共 46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清新的武侠小说,没有“冬雷震震、夏雨雪”的爱,也无刀光剑影、排山倒海的绝世武功,但绝不是供读者茶余饭后一笑而过的谈资。汾河、流水、柳树、茶棚,富有画面感的故事情节;玩世不恭而沧桑荒芜、三兄妹的围追堵截、掉肉干的大黄,流渗着浓浓的诗意。作者用轻松诙谐的语言和恰到好处的情节设置、形象塑造为读者呈现出了一个玩世不恭却、又爱又恨的柒柒的形象。从“二爷”到“紫衣”,看似付出了一些代价——“大黄狗再也没吃过美味的肉干”,似乎少了些自由自在的美。但于主人公柒柒来说,在其放浪形骸的内心深处,有着清晰的思路和作为亲情一员的责任。他们的故事讲述了一壶门众兄妹间的和谐、幸福。此系江湖,推而广之,一个集体,甚至一个国家,和谐最美!联盟推荐阅读!【刈点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0911】

1 楼 文友: 2012-12-08 15:4 :06 行文流畅,别具一格!拜读柒柒社长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2-12-08 15:49:52 谢谢水水的编辑点评。我已经有一年没好好写小说了。

2 楼 文友: 2012-12-09 08:2 :20 哈哈哈,貌似戏说,恰似演绎,因为名字真实,倒让人浮想联翩。少了一份江湖剑影,多了一份儿女情长,少了一份和衷共济,多了一份尔虞我诈。小说描述细致全面。不错的小说。 烛照现实,光暖人生;如剑如戟,直刺黑暗!

 楼 文友: 2012-12-09 19: :15 欣赏精彩小说,问好柒柒 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什么是增生性关节炎
小儿手足口病治疗方法有哪些
薏芽健脾凝胶
心梗能看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