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八十五章言辞交锋

2020-01-16 23:11: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八十五章言辞交锋

大好的头颅被自身上斩裂了开来,本就自腰间被一分为二的身体,再次被斩出了第三块儿,魏靖生的手脚还在不断的抓挠抽搐,断头的面容之上满是惊骇和不可置信之色,“咕噜噜”的滚动到了一边。

就在这一瞬间,“嗖!”细碎的破空声中,一道乌沉沉的暗红色的流光,夹杂着点点的淡金色,向着叶楚的眉心直扑了过来。

微微的扯动了嘴角,早有准备的叶楚,手臂瞬息间挑起,微垂而下的长剑猛扬,向着这道流光汹汹的直劈横扫,无物可挡的锋利剑意暴涌而出,不断的撕扯搅荡着这道流光,无论它的速度有多快,移动的有多么的灵动,却是始终无法突破长剑的封锁,从而靠近叶楚半分。

被搅弄的光芒渐渐黯淡了下来暗红色流光,终于仿似放弃了般,快速的向后退去,悬停在了叶楚长剑能够攻击的范围之外,紧接着,一道淡淡几近透明的身影,缓缓的现出在了叶楚的眼前。

看到了对面的身影,那十分熟悉的面容,叶楚扯开了嘴角,呲出了标准的八颗小白牙,目光在他的胸口处,略略的停了停,叶楚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竟似没有看到那诡异的嵌着一块叫她眼熟无比的黑色石块般,笑眯眯的对着对面的那人招了招手,就仿似在同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打招呼。

看着叶楚这十分、很招人恨的动作,魏靖生的神魂之体上泛起了剧烈的涟漪波动,又虚幻上了几分,好半晌,方才重新稳定了下来,他那飘忽的声音仿似鬼般,阴恻恻的响了起来,“救我!我起道心誓,不但此事就此作罢,绝不追究。而且,以后不管你想要什么,无论我有还是没有,我都会弄来给你。毕竟,我是个化神大修。”

抬手,白皙修长的手指微微的搓动着,叶楚眼中的光微微闪动着,颇有几分挑挑拣拣的意思。来来的打量着一脸“我并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魏靖生,脸上仿似绽开的花朵般一点一点的笑了开,显然,是为了他这条件而有些心动了。

贪!看到叶楚的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贪”字,魏靖生的心头暗暗的松了口气,微微的有些得意,一个化神大修的许诺可不是谁都有定力能够拒绝的,不怕你贪,就怕你贪的不够多、不够狠。至于。践诺?!只要叶楚肯将他带出这个地方,找到合适的人给他夺舍,呵呵……承诺,他是一定会做到的,不过,那也要死人能够开口说话才行啊!

“啧啧……”叶楚砸吧了砸吧嘴,“道心誓,这个可以有。不过,以后的事儿那可是谁也说不准的,万一。我有个万一呢?”她那若有所指的话,似笑非笑的表情,落入了魏靖生耳中,看在他的眼中。叫他的心头一惊,好在叶楚紧接着的话,叫他高悬的心放松了下来,“我这个人其实并不是太贪心,更是看重眼下,讲究个落袋为安啊!”

顺着叶楚视线瞟到了他“尸体”摊开的手掌上那颗储物戒指。不贪?!若不是没了身体,魏靖生必然是要呕出几口老血来的。他一个劲儿的强调“以后”有厚报,一方面是打定了主意要赖账,一个也是想引导着叶楚忽略掉他身上的物件儿,毕竟,他全副的身家可都带在了身上啊!

“那什么,”魏靖生飘飘忽忽的鬼声幽幽的响了起来,“我夺舍之后,也是需要大量的资源,方才能够尽快的进阶化神。”

叶楚的嘴角抽动着,白了他一眼,连句话都懒得答,脸上明晃晃的挂满了“这跟我有关系?”

“我进阶了化神,方才能够将你的利益最大化,你这么聪明不会想不到吧?杀鸡取卵的事儿,损人也不利己。”

“难道,我长得就像是一个傻子?还是说,”手臂再抬,叶楚爱惜的摸了摸自己那油光水滑的清秀小脸,声音之中带出了浓浓的疑惑,看着他,道,“你变成了鬼,无师自通了鬼话连篇的技能?不如你猜猜,你说的这些话,有没有一个字是我会信的?!”笑眯眯的面容渐渐的绷了起来,盯在魏靖生身上的眼神一点点的变冷。

“哼!”瞧出了叶楚有分分钟翻脸的意思,纵是心头再有所不甘,魏靖生也不愿意同她在这个时候识破脸皮,冷哼了一声,飘忽的身子悠悠的向后荡开了一段距离,将头转向了一边。

变脸般的重新摆出了笑眯眯的模样,叶楚不紧不慢的抬起手,一道剑元汹汹自她指尖涌出,“噗!”一声闷响,一根带血的手指自地面上飞起,被叶楚攥在了手中。

“你……”

“呵呵……不要在意这些个细节,反正这就是一坨死肉,便是完整的你也拼不起来了,缺点少点又有什么关系。”将带血的戒指塞进了怀里,笑逐颜开的叶楚,劝解着仿似要气炸了的魏靖生。

“哼!你行!既然东西你都已经拿到手了,也是时候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魏靖生做深深的吸气状,好不容易平复了身上的波动涟漪,冷冷的开口道。

“咳咳……”大红的衣袍遮住了半张脸,叶楚猛咳了一阵儿,微不可察的动了动衣袖,将自口中喷涌而出的腥甜鲜血尽数的卷入了袖子里头。

紧绷的心神一旦松懈了下来,身体上的种种不适便是清晰的翻涌了上来。神识消耗过度那仿似要炸裂开般的剧烈头疼,被激烈的碰撞而摧毁了大半儿的经脉,垂落而下毫无知觉仿似一块死肉挂在身上的持剑手臂,也越来越沉重,叫叶楚的眉头禁不住的微微皱了皱。

不过,饶是身体上仿似被巨石碾过了般,就没有一处不痛的,但她的面上却是一丝一毫也不显。剧咳之后,顺过了这口气,再抬起头,叶楚嘴角的笑意陡然变得真切了几分,她总算是牢牢的抓住了与留在这红雾之外的小白狗之间那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找到了能够离开这片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蒙蒙一片红雾的正确方向。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赣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兴化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廊坊治牛皮癣的专家
青海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