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山水】公粮(小说)

2019-09-14 09:2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村东头老槐树杈子中间的高音喇叭又在催交公粮了,老贵叔的嘴一边催蹲在麦囤里的媳妇快点装麦子,一边找机会骂村长是催命鬼,比解放前的地主还要坏。媳妇用毛巾勒住嘴不说话,麦囤里的土气浓,呛得她不敢出气。老贵叔只顾唠叨了,忘记了撑布袋口,媳妇把麦子倒在了地上,如胖小子般的麦子跑的满地都是,老贵叔没敢训斥媳妇。村里当公爹的很少有人训斥媳妇,总感觉面子过不去,心里堵了,就把气撒在儿子身上,自己的儿子与自己的狗一样,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儿子不会反驳,媳妇不同,弄不好会与自己对骂,到那个时候就难堪了。媳妇看麦子洒在地上,傻傻地站在麦囤里,嘴巴支吾着;爹,我以为你撑好布袋口了呢,都怨我,没看好。老贵叔一边扫麦子一边说;没事,没事,洒了麦子,咱再搓起来。
老贵叔与媳妇装满了七布袋麦子了,儿子才从桂花嫂家借秤回来。媳妇说儿子偷懒,值不定跑哪与谁拉呱去了。儿子委屈地说桂花嫂家没人,他们都去晒麦子了,一直找到麦场里才找到。老贵叔听不耐烦了;别磨闲牙了,赶快称称麦子够不够。儿子跑到院子里拿来一根木棍,两口子就抬大秤,七下称完,老贵叔收起了秤,统计了一下斤两,得意的笑了;还是爹有把握吧,正好够,称低了,还能多余几斤呢。儿子擦擦汗说;爹,再多装点吧,太阳一晒再跑几斤怎么办。老贵叔接过儿子的毛巾说;傻小子,你看看咱家囤里还剩多少啊,不是今年丰收,交过公粮就难度过春天了,不够了让乡里罚点钱,麦子要是没了,咱指望啥吃饭啊。
老贵叔让儿子、媳妇把麦子装上了架子车,自己扛把竹扫帚先去了晒麦场。天晴得真好,放眼寻不到一朵白云,黄鹂与灰灰头在树梢上“叽叽喳喳”拉着家常,路边野草、野花上如玉珠般的露水被太阳当作奶汁吸去了,只留下点点灰黄的斑迹,调皮的知了尿老贵叔一头雾水,好在没有尿骚味,他晓得知了喝甜甜的露水,尿的还是甜甜露水,不然老贵叔会气得大骂。太阳吸走了晒场上的湿气,地面开始发白了,晒场里几家的麦子布袋列队站着,他们等太阳发狠了再把麦子倒地上摊开。老贵叔来到自己昨夜抢的地盘,村里晒公粮的多,不抢地盘就晒不成麦子,高音喇叭一直催促,再等三天不交就要制裁,具体怎么制裁,老贵叔清楚,不是狠狠地罚,就是说你抗粮,然后送进黑屋子去吃公家饭。为了抢地盘老贵叔晚饭都没吃,到晒麦场用麦秸圈了一大片地。村里不成条文的规矩是谁撒了麦秸,这片就是谁家的,第二天就能在这片地上晒麦子,地盘的所有权限是一天。
老贵叔隔了三家的地盘,就看清了自己家的地盘被占领了一小半,顿时心里烧起一团火,这团火在身体里窜动,一直烧到了脑门。他没顾得放下扫帚,嗓门便如沉雷响起;谁占领了俺的地盘,没看俺已经撒了麦秸了吗。晒场里在忙活的几家人听到吼声如木鸡般惊呆了,路边树上的鸟听到吼声展翅飞走了,好像预知一场战争即将开始。老贵叔吼了几声,没人接话,心想;今天怎么了,都不理我啊。他看看那几家人都各自忙各自的,甚至连往他这边瞅都不瞅,平时谁要有个事,大家都会围上来看热闹,今天怎么了,怎么与霜打了一般都没看热闹的精神头了,他本来想等吼过之后,人都围上来了,再问问是谁家占领他的地盘,可自己的想法落空了。老贵叔发毛了,他放下竹扫帚,蹲在地上把村里怀疑对象滤了一遍。来抢地盘的最有可能的是村西头的四婶子,四婶子是个老寡妇,仗着有五个儿子,村里人称“五虎将”,四婶子自称是“佘太君”,在村里没人敢惹,谁惹了她,她就能把他骂得三天不敢出门,房屋都要震颤,五个儿子更厉害,打起架来如狼似虎,不把人打趴下不结束,村长见了也躲之远之。老贵叔想到这,心里不免打个寒颤,千万不能是四婶子啊,如果是她,晒场里的这些人肯定多嘴,她知道了不会碍于本家的情面,不骂自己一个狗血喷头才怪呢,不是四婶子,一定不会是四婶子,她家孩子多,公粮肯定早交了,她不会拖到现在才交的,她大儿子想争村长干,肯定很积极的在乡里表现,会早早把公粮交了。弄不好占领俺家地盘是村东头的癞子,这家伙吃今天不讲明天的家伙,媳妇与女儿都被他打跑了,天天喝酒,没钱了就卖粮食与树木,与他家同时栽的树都长腰粗了,他家的碗口粗就换了酒喝,今天不是去这家凑饭场,明天就是去那家骗酒喝,村里人都懒得理他,肯定是他,他懒没抢到地盘,来占用俺家的地盘,如果真是他,就狠狠骂他一顿不可。
老贵叔正思来想去到底是谁家占领了他的地盘,儿子与媳妇拉着麦子来了,儿子看爹在发呆就问;爹,你怎么没打扫地面啊,看人家都晒上了。老贵叔拿起扫帚说;兔崽子,气死我了,你看看咱家的地盘不知道被谁家占领一小半,我昨夜不吃饭才抢到这片地盘。儿子放下车子笑了;爹,那是我弄的。老贵叔听是儿子弄的,纳闷了;这是咱们家的,你何必再分开呢。儿子说;爹,我知道是咱家的地盘,早上我来晒场里找桂花嫂借秤的时候碰到了村西头的五保户三奶奶,她今天要晒些粮食磨面,我就答应了,你知道她一个人不容易,桂花嫂还帮忙扫了呢。老贵叔听完咽了口吐沫;你早说啊,害得我在这里大吼一阵子。他的话刚落,晒场里的人都大笑起来,桂花嫂子开始接话了;老贵叔,俺们单等你大骂呢,俺们也听听自己骂自己是什么滋味。老贵叔回头来了一句;他嫂子,就你能,让俺在这里大吼一顿,丢人了,丢人了。说完,自己大笑起来,脸也红得与关公一样了。
日头即将偏西的时候,风扯来了云朵朵,晒场被树影淹没了,一缕缕金黄色光线从云朵朵的手缝里漏出。儿子说;爹,咱收麦子吧,该去交公粮了。老贵叔伸伸懒腰站起来说;中。他说完走到晒场里抓一把麦子,放进嘴里几颗咬一下“咯嘣”脆响。儿子又说;爹,扬干净吧,把麦糠扬出来能交一级呢。老贵叔回答;中。二人便抄起木锨与扫帚开始合拢麦子。老贵叔用手观一下风向,东南风,他就把麦子拢成了西北向。二人一个扬,一个扫麦糠,不一会就把麦子扬得干干净净。这时候桂花嫂经过说;老贵叔扬这么干净肯定给一级。儿子接话说;嫂子,俺家的不给一级才亏呢,你咬一下,“咯嘣”脆,品种又是白麦,俺爹又扬这么仔细,里面有点麦糠他就让俺扫出来,他嘴里还念念有词“麦净场,交皇粮,精白面,养皇上,八五粉,香三江”。桂花嫂子咯咯笑几声走了,临走的时候说;快点装袋吧,咱们一起去交公粮。
一个个“金娃娃”全部装进了袋子,一颗也没给鸟留下,树上的鸟都“叽叽喳喳”骂老贵叔太吝啬,简直就是“老鳖一”。老贵叔不气恼,这么好的麦子是养人的,不是喂鸟的,一粒麦子要经俺的手很多遍才收到囤里。他捡完最后一粒藏在土窝窝里的麦子,便吩咐儿子拉车去交公粮。
粮站在距村五里路远的县城里,一路上粮车子如赶集般,老贵叔让儿子走快点,去晚了要排半夜的队,弄不好一夜也交不掉公粮。儿子嫌天热,走不快。老贵哄儿子说;走快点吧,到了我给你买沙瓤西瓜。说完摸摸兜里还真有钱,他掏出来看看,不错,有一张大团结呢。这下好了,除了买西瓜,饿了还可以买烧饼呢。老贵叔压根没想到兜里会有十块钱,家里的老太婆从来不让他装钱,哪怕一毛两毛的也要掏走放进家里的“保险箱”里,钥匙她自己带着,儿子都摸不上一点气,儿子没钱花了,死缠活缠半天,她打开小木箱,才拿出一块两块的给儿子,嘴里还说着;你把钱花完了,将来你生孩子养孩子怎么办。儿子不情愿接过钱;娘,你儿媳妇的肚子不是没大吗,大了再说。老贵叔知道老太婆的抠门是为了家,所以她的行为他不生气,俗话说“男人是挣钱手,女人是存钱斗”,女人能抠门是好事,他才不喜欢败家娘们呢,村东头的三嫂子大方,今天买这吃,明天买那吃,孩子病了,着急了,借半个村才给孩子看上病,一个小孩差点烧成脑炎。
父子俩紧走快走终于到了粮站,长长的大街上已经排满了队,前面黑压压的人都是交公粮的。老贵叔排上了队,终于可以歇会了,儿子累得满头是汗。老贵叔说;你把小汗衫脱了吧,衣服不是租来的。儿子说;不脱,露个光脊背人家笑话。老贵叔笑了起来;兔崽子,还知道害臊啊,大老爷们怕啥呢,你看人家不都是光脊背吗。儿子始终没脱,老贵叔没再理会儿子,去前面看收公粮去了。
粮站门口摆了一张桌子,桌子边坐几个戴草帽的人,手里拿着铁钎子与票证。老贵叔知道这是粮站验级的人,麦子的级别高低全靠这些人铁钎子一插,嘴巴一咬,然后拿起笔开出了级别。交公粮的为了能交个高级别的,就找熟人托关系,或者买几根冰棍西瓜什么的给他们。别说还真顶用,有熟人关系的真的交了高级别,能找回很多差价。老贵叔没熟人,他就认自己家的麦子好,白白净净的,一咬“咯嘣”脆,不给一级也要给个二级吧。他看完这些就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麦车前等待。
到了半夜,老贵叔都快瞌睡了,终于轮到了他家,他把麦车子拉到了门口的桌子前停下。一个验级员手起钎落,钎起麦子落到了手里,几颗进嘴“咯嘣”响。老贵叔的心也“咯嘣”了一下,陪着笑脸等待验级员说出级别来,可是验级员没开口,钎又起落插到另外一袋麦子里,又是“咯嘣”脆响,老贵叔说;同志,俺家的麦子都一样,一场出来的,没二货。验级员不理,钎插入到第三袋麦子里,这下不咬了,嘴里蹦出四个字,花麦三级。这下老贵叔惊呆了,天啊,这么好的麦子给了花麦三级,太坑人了,相差太多了吧。他急忙说;同志,你行行好,再验验。验级员扶了一下草帽说;验什么,不信我吗,我都验了很多年了,不会错的,你交不交,不交拉走,别耽误下一家。老贵叔真急了,大声说;同志,俺这么白的麦子怎么会是花麦呢,你再验验行吗。说完就拉住要离开的验级员,验级员一甩,差点把老贵叔甩倒,儿子看到生气了;你是什么验级的,你瞎了眼吗。儿子的话未落地,其他验级员围了上来;怎么,你还想闹事吗,妨碍公务要拘留你啊,不想交赶快拉走。他们边训斥边去拉老贵叔的儿子,老贵叔看这场面,忙推开儿子说;回家,咱不交了。然后又回头给验级的赔情;孩子小,不懂事,别与他一把见识,俺回家再弄好麦子来,明天再交。说完让儿子拉着车子要走,验级员又开口了,你家今年就别交公粮了,明天来我也不收。
老贵叔真的没交上公粮,老太婆一直埋怨他,三级就三级呗,总比交不上强啊,这下好了,等乡里来人处罚吧。老贵叔蹲在门口不说话,任凭老太婆说落,他一直闹不懂,这么好的麦子怎么只给三级呢,三级就三级还是花麦,明明是白麦吗,村里的麦子都没他家的白,人家交花麦也不亏啊。过了几天,村长终于带着乡里的人来了,村长碍于情面他不说话,偷偷地把老贵叔拉到一边说;叔,不是俺要来,这是上级的命令,不来也不行啊,他们说你抗粮,我把实情告诉了他们,才不制裁你,他们的意思是要你多交二百斤到乡里就行。最后村长再三安排说;叔,交了吧,咱们胳膊扭不过大腿,他们奉公,咱们是私,吃亏就吃亏吧,拿钱免灾,抗粮者要拘留的。
第二天,老贵叔含泪多装了二百斤麦子交到了乡里,从此,谁在饭场里提交公粮的事,他撅屁股就走。

共 42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公粮】这篇小说,描写了憨直农民老贵叔将辛苦种植收获的优质麦子,送到粮站上缴公粮时,因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给粮站验级员送礼、找关系,被验级员将优质麦子定为三级花麦而没有上缴,却又因是“抗粮”而被迫多缴二百斤公粮的苦涩经历。这种现象在农村也许屡见不鲜,体现了某些地方官员徇私舞弊,不能秉公为民办事,让农民的辛苦劳动得不到公正对待,它既伤害了农民的心,更玷污了为官者“为人民服务”的本质,呼吁廉洁奉公的为官风气。小说描 实感人,情节自然清晰,语言朴实却力透纸背!感谢作者赐稿山水!推荐欣赏!问好作者!【山水神韵编辑:眉间心上】
1 楼 文友: 2015-01-18 10:00:07 一篇来自生活真实体验的故事,感谢作者赐稿山水!提醒以后发稿前,注意修改个别字句及标点符号,这样的文章就会更至完美!遥祝冬安!
2 楼 文友: 2015-01-21 19:11:40 当年交公粮这个腐败现象存在,小说题材真实,人物刻画也较生动。拜读了!导致腹泻的原因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止泻的药哪个好用
孩子营养不良
分享到: